新闻内容NEWS CENTER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新闻内容

《冷鲜肉》:关于我们的故事发布时间:2017-08-14

团队

大家好,我是《冷鲜肉》的制作人,Alice。我们的团队(LoviGame工作室)总共10个人。两个策划、三个程序、五个美术。我们都是对游戏特别热爱的人。

我(Alice)是团队的策划兼制作人,曾经是一名北漂。在北京Gameloft做过游戏策划,在与外国人合作开发游戏的过程中获益良多,萌生了想做一个特别的游戏工作室的想法。由于国外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在创意和想法上都非常的大胆,在此淫浸多年而无法自拔的我,提出的各种设想,大部分都被旁人以风险太大而劝阻,只好将梦想暂歇。在北漂的第9年,因桌游而认识了我们的程序,朋哥。而后,我们一起到成都组建了LoviGame工作室。

程序朋哥,steam的铁杆粉丝,希望能做出一些自己觉得好玩的游戏与大家走到了一起。在此之前,朋哥在一家想做类似second life社区的中国公司任职服务端程序。

之后,我们陆续迎来了团队的成员,这边要特别提到我们的另一位策划,一位执着的游戏开发者,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,依然坚持他的游戏梦想。在他坚持的这三年里,虽然饱受冷言冷语,收入微薄,但他并没有放弃。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我们,并且加入了工作室,开始了《冷鲜肉》的开发工作。


理念

我们在业余时间都会玩游戏。游戏已经是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是一种休闲放松的方式。就像成都人“爱打麻将”一样,我们是一群“爱玩游戏”的人。

我们的制作理念是“玩家参与感”,我们的游戏不是一上线就很完整的,是靠不断更新而日趋完善的。玩家在这个过程中,可以参与到我们的设定讨论、开发讨论、测试bug等环节中来。更加了解这个游戏是如何从无到有,再到完善的一个过程。


灵感

《冷鲜肉》是一个换肢体的游戏,很多人觉得这个概念有点像机甲或者像以撒。但是我最早萌生这个想法的是一个换头手术的新闻,人类医学发展至今实现了很多前人所不敢想的技术。现在的器官移植,人造器官的使用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在很多影视剧作品中,移植了别人心脏,也会慢慢的感受到心脏主人的情感。所以我们大胆的将这个概念进行发散,获得了这些器官是不是也能获得他的能力。


开发之痛苦 因玩家而快乐

《一年半的开发工作,痛并快乐着,有的时候思路会陷入瓶颈和迷茫,这个时候非常痛苦。这个时候,就要主动寻求外界的帮助了。我们会找玩家,或者业内的一些人一起探讨,问题得到了解决,会获得一些新的想法和力量。

其实游戏开发到快上线之前是非常艰辛的,换肢体的概念是否能被接受心里确实没什么把握。于是我们开启了众筹,众筹的玩家对我们的想法提出了很多建议和意见,但总体可以看出大家对我们这个想法是很感兴趣的。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,这一点我们非常感动。

《冷鲜肉》这款游戏算是被玩家推着走的,我们的很多优化方案都是玩家提出的,我们更新的速度也是在玩家的催促下不断进步的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
成都市光速未来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公司地址: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九号英郡三期

《冷鲜肉》:关于我们的故事

17-08-14

团队

大家好,我是《冷鲜肉》的制作人,Alice。我们的团队(LoviGame工作室)总共10个人。两个策划、三个程序、五个美术。我们都是对游戏特别热爱的人。

我(Alice)是团队的策划兼制作人,曾经是一名北漂。在北京Gameloft做过游戏策划,在与外国人合作开发游戏的过程中获益良多,萌生了想做一个特别的游戏工作室的想法。由于国外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在创意和想法上都非常的大胆,在此淫浸多年而无法自拔的我,提出的各种设想,大部分都被旁人以风险太大而劝阻,只好将梦想暂歇。在北漂的第9年,因桌游而认识了我们的程序,朋哥。而后,我们一起到成都组建了LoviGame工作室。

程序朋哥,steam的铁杆粉丝,希望能做出一些自己觉得好玩的游戏与大家走到了一起。在此之前,朋哥在一家想做类似second life社区的中国公司任职服务端程序。

之后,我们陆续迎来了团队的成员,这边要特别提到我们的另一位策划,一位执着的游戏开发者,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,依然坚持他的游戏梦想。在他坚持的这三年里,虽然饱受冷言冷语,收入微薄,但他并没有放弃。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我们,并且加入了工作室,开始了《冷鲜肉》的开发工作。


理念

我们在业余时间都会玩游戏。游戏已经是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是一种休闲放松的方式。就像成都人“爱打麻将”一样,我们是一群“爱玩游戏”的人。

我们的制作理念是“玩家参与感”,我们的游戏不是一上线就很完整的,是靠不断更新而日趋完善的。玩家在这个过程中,可以参与到我们的设定讨论、开发讨论、测试bug等环节中来。更加了解这个游戏是如何从无到有,再到完善的一个过程。


灵感

《冷鲜肉》是一个换肢体的游戏,很多人觉得这个概念有点像机甲或者像以撒。但是我最早萌生这个想法的是一个换头手术的新闻,人类医学发展至今实现了很多前人所不敢想的技术。现在的器官移植,人造器官的使用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在很多影视剧作品中,移植了别人心脏,也会慢慢的感受到心脏主人的情感。所以我们大胆的将这个概念进行发散,获得了这些器官是不是也能获得他的能力。


开发之痛苦 因玩家而快乐

一年半的开发工作,痛并快乐着,有的时候思路会陷入瓶颈和迷茫,这个时候非常痛苦。这个时候,就要主动寻求外界的帮助了。我们会找玩家,或者业内的一些人一起探讨,问题得到了解决,会获得一些新的想法和力量。

其实游戏开发到快上线之前是非常艰辛的,换肢体的概念是否能被接受心里确实没什么把握。于是我们开启了众筹,众筹的玩家对我们的想法提出了很多建议和意见,但总体可以看出大家对我们这个想法是很感兴趣的。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,这一点我们非常感动。

《冷鲜肉》这款游戏算是被玩家推着走的,我们的很多优化方案都是玩家提出的,我们更新的速度也是在玩家的催促下不断进步的。